首页达人指路促销信息常客工具

我的主页提醒 设置我的收藏退出

他开车去全世界拍摄星空,却意外成了一个“网红”
作者:寻路记    发表于:2016-06-02    阅览数:151    喜欢:18

动物,是最原始而有生命力的所在

潜伏于深海的鱼群,神秘而悄无声息

这一次,他开着越野车探寻非洲大陆

邂逅神奇的陆地和海洋。




故事主角

海盗王基德

环球旅行探险家,

尼康NPS摄影师 ,英国皇家RPS摄影师,

期待开着越野车环游世界,去世界各地拍摄星空,

一直痴迷着大航海时代和海盗文化,也迷恋着户外运动,

开着jeep,亲历沙丁鱼迁徙,他用影像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带给我们一些原始而有冲击力的惊喜。


海盗王基德(图片来自其微博主页)


视频,在这样一场公路旅行中,却发现了海洋的秘密



“有一天,一个男孩儿看着大海,问我:这就是海洋?海洋是什么?”

源起的念头,正是来缘于四前年雅克·贝汉的纪录片《海洋》,想象着自己就是那个曾经的男孩儿,带着探知欲,懵懂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整部纪录片里,最让我感慨震憾的场景,是一段生命的旅程。总会给我一种想抵近的感觉,尽管我和它们相隔重洋万里。


那是一种鱼类,那是在南半球海域每年会发生的一次悲壮之旅。

它们从出生到死亡,只有非常短的时间,可是在这有限的生命里,它们却有着奋不顾身的追寻,它们誓要在这千百万个同类中寻找到生命的伴侣,只为一次相知,然后完成一次孕育和对新生命的致敬,最后回归在孕育它们的无尽蔚蓝里。

鲨鱼,鲸鱼,海豚和天上的飞鸟联手让这生的通路充满杀戮。即便这样,它们为了生命的绵绵不息,守护着彼此,簇拥着彼此,那脆弱的躯体里竟会隐蔽着那样光芒,以一种超越渺小的力量向着前方,矢志不渝的完成它们生命中重要的方式,而我则为这看似的微不足道而折服。



海洋的魅力从来不会张扬,我渴望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想要一次面对面的灵魂沟通,做一次生命的领略者。


在搞定了Nikon D4S的潜水壳和南非签证后,又去菲律宾做了半月的潜水特训,终于在2015年7月初踏上了南非追逐沙丁鱼大迁徙之路。



这算是目前最顶级的专业防水壳,在休闲潜水范畴,任由我折腾,也不怕泡相机了。



抽完真空,组装上灯臂和闪光灯,一下就霸气侧漏了有没有。


德班 追逐沙丁鱼

因为决定来南非,就得做好花钱买失望的准备,一无所获太常见。这里没有固定潜点的说法,都是沿着海岸线100公里范围内到处寻找目标,飞机在上空时常传来没有发现鱼群的消息,只有跟着船长的经验在颠簸的海上乱窜。风浪太大,冲锋艇也出不去,只能在岸上休息,但钱也还得照给。





第二天一大早,一共三艘冲锋舟的人员都被召集在一起开准备会。另外两艘船的人,分别来自澳洲和马来西亚。讲完注意事项,签完风险书,核对我们的潜水证后,分配到我们船的艇长巴夫洛和潜导里维斯就领我们到冲锋舟边试穿自己的潜水装备,这些都是事先从网上报备好型号,预定好租用的,租金不便宜啊。




一头金发的里维斯,自由潜高手,待人和善,爱笑,称职的潜导一枚。




光我们船上,就有四台相机,摆在一起,那是相当有阵仗啊。




入水前,需要我们众人一起顶着海浪推艇入水,在吃水较深的地方,再翻身上艇。潜导里维斯反复给我们说着注意事项,因为沙滩边的海浪很大,我们需要在破浪而过时穿上救生衣,双脚插在船身固定的绳带上,双手还要拉紧系于艇身两侧的引绳,以免艇身翻覆或者人掉落水中。




无数头海豚破浪而出,整个近处的海面都翻腾起来。

冲锋舟为了追逐海豚群,开始以4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逆风冲刺,上千只长吻海豚在海面下追逐,这样的人品,算是炸天了吗?哈哈。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们并没有成功看到沙丁鱼大迁徙的壮观,不过大家体验了非洲不同的风情。




我们再次出发,前船在等待合适的破浪时机。




船上就商量好行动计划,于是里斯维在前方引导,指引鲸鱼的方位,我们则紧随其后。




猝不及防间,一群海豚穿梭而过,还没反应过来,另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我身侧优雅的划过,那巨大的翅翼,只差离我不到半米的距离,真被它不小心拍到,估计我就直接晕菜了。




虽然还没有看到沙丁鱼群,但还是让人兴奋异常啊。




大翅鲸的几个招牌动作!


已经连续出海多日,南非的海面条件恶劣,对人和拍摄本身都是极大的挑战,前几天风大浪大不少同伴晕船,又有暴雨和低温的折磨,虽然看见很多海豚、鲸鱼和鲨鱼,但唯独没有看到本次南非行的重点—沙丁鱼群。


但今天我却有强烈预感和莫明的信心会亲眼目睹到那些曾在纪录片中出现的震撼画面。永远相信下一潜是最好的,机会永远是会给已经准备好的人,来吧!迎着朝阳激进!




接下来呈现在我面前的,将是这场伟大生命之旅的交响曲,带给我的不止是震撼,这是对生灵的崇拜,是对演变的敬仰,是对海兽本能的恐惧和兴奋,生命的活力和狂野在这一刻展现无遗。




当海豚、鲸鱼、鲨鱼和海鸟们饱餐一顿之后,还余下大量的沙丁鱼,它们继续向前迁徙,就如《海洋》里曾经熟悉的画面,生命还会继续,这是一场充满力量和杀戮的视觉盛宴,这也是一场生命延续的悲壮征程。



鲣鸟扎入水底形成的V字型白色水雾线条,它们会在沙丁鱼出没的海域,盘旋在海面二十多米的低空,有着非常敏锐的视力。



整整一个小时,冒着盖头的大浪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近距离目睹这大自然的生命奇观,也终于,拍到了自己一直想要亲历的壮观画面。



Jeep 陪我横穿整个南非


前面说了,我想去到厄加勒斯角看一下沙丁鱼群大迁徙的源头起头,也因为大航海时代的情结,我想亲身站在好望角处,感受曾经属于风暴角的风浪!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白鲨了,这货也是各种纪录片里当仁不让的绝对主角啊,真正的海中霸主,我也实在是按耐不住想要跟它面对面的激动!


我计划从德班,沿着海岸线和N2公路,经东伦墩和伊丽莎白港,经花园大道,最后抵达开普敦好望角,整个行程基本上就是从非洲最东端的东海岸开到西海岸,横跨整个南非。



我一直倾向驾驶SUV,因为这样会让我在未知的旅途中,心里踏实不少。




南非是右舵,靠左行驶,所以右侧才是超车道,这也是我第一次开右舵车,没想象中难,只需几分钟就能适应,只是在过十字路口时,提前过过脑就好。




不得不说,南非的路况绝大部分还是非常好的,要不是因为担心路遇治安意外,此刻应该心情是非常享受的。




在加油站,碰到几个白人司机,他们看到我一个人也很惊讶,各种夸张表情,然后告诫我在路上看见什么情况,千万不要停车,尽快开到安全区。


一路上,因为车少路况好,最快时飙到了191的时速,开车7年来,我几乎很少开到这个速度的,这次也算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突破自己了,唉。




凌晨四点,起床继续赶路,目的地是杭拜斯,那儿有我想近距离接触拍摄的大白鲨。我预约了船期,必须在上午11点前抵达,以便赶上当天唯一的一趟船。




天色渐亮,晨光染尽黑暮,好美。看了看车里的温度计,此刻显示零度。




忍不住将车停靠在四下无人的路边,贪婪的掏出单反和手机拍摄起来。




一个人的自驾,真正的自由感。




光影的变化将这如画的景色,真实的呈现在我面前。

是的,没错,这就是非洲,这就是南非,这就是花园大道。




终于等来第一丝光线穿透地平线。



座驾的身影在此刻也被勾勒出完美的轮廓,极具质感!


航拜斯 追逐大白鲨




在杭拜斯,我找到这家再醒目不过的大白鲨潜店,登上观鲨船。当我拿出套着防水壳的相机时,引来一阵惊呼,都说你这好大一个相机啊,你是来拍纪录片的吗?


可能是因为风暴将来的原因,风浪很大,船身在航行时摇摆得也很历害,潜导站在船头,手里拿着金枪鱼肉,引来了几句海鸥在手边啄食。


40分钟后,船长发现了大白鲨的踪迹,停船让众人穿上潜水服。


于是在寒冷透风的船舱中,瑟瑟的脱掉了温暖的羽绒服,再套上了湿冷的潜水衣,贴着皮肤,体温马上开始快速流失,随后就开始不自主的发抖了。




从船舷边上钻进防鲨笼,整个笼子是长方形,能同时容纳五人并排站立。五分之四的铁笼浸在水面下,另五分之一露出海面,以便抬头换气。


因为我双手得握着相机的握把,还得保护巨大凸起的广角球面镜不被铁栏撞到,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像其他人一样,用双手固定自己的身体,再加上海水浮力很大,铁笼又随着船身剧烈的晃动,可怜的我,基本上就是漂浮在其间,不停的撞击在铁笼上,还得用身体来保护机身和镜头不被撞到,后来好不容易适应,想到用双脚的拇指夹住竖铁栏,才勉强能稳住身形。


其间有两次,因为船身摇晃得太历害,双脚从铁栏上脱落后,整个人失去平衡,横在了铁笼里,连着大腿都直接伸出了铁笼外,大白鲨张着血盆大口伺机直冲过来,恐惧让我本能的把脚缩了回来,下一秒,身长五米左右的大白鲨直愣愣的撞在了铁笼上,感觉撞击处的栏杆都朝里微微的弯曲变形,船上惊呼起了几声:Oh! My god!



时间在流逝,五十分钟过去了,心里很焦急,船长也开始催促,说差不多该返航了,风暴就快来了!


我抬头要求最后再给我几分钟时间,再次深吸一口气,刚埋下头,只见正面下方,一个巨大的影子从水底直冲而上,下意识就将相机对准那道巨大的白影,在按动高速连拍的同时,左手快转的扭动镜头焦距。


第五十五分钟,一张足矣,完美!




下午,朝着厄加勒斯角进发,这是一个普通游客基本上不会选择去到的地方,这也是沙丁鱼大迁徙的出发源头。




在日落前赶到,这块牌子上写着非洲最南端。




这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左边写着印度洋,右边写着大西洋,中间位置,就是两个大洋的地理分界线了。




在阳光的映衬下,在海水的拍打下,默默的存在着。沙丁鱼们的悲壮大迁徙,也正是每年从此处的浅滩源起,浩浩荡荡的赴向生,赴向死,生生不息着。




天就要黑了,临时决定多守在这儿一会,守到天黑,相互守望,彼此的孤独。




夜里起风了,带来了云层,气温也比白天更凉,庆幸还好在最适当的时间窗口,拍下了最想要的瞬间。




又来到了厄加勒斯石碑处,头顶就是漫天的繁星和清晰明亮的银河,借着灯塔的守护光,拍下了这张自己在星空下的剪影,鱼眼镜头的特殊效果,将星空好似变成了地球,而我则身临其上。

当我独自闯荡世界的空旷,还好有你点亮苍穹的星光。

晚安,星空!

晚安,灯塔!

晚安,非洲!

海盗王基德还分享了些关于此次行程的小TIPS


关于南非沙丁鱼:


图片来源:Laurent Corsini / IRD


沙丁鱼大迁徙的路线,这也让我决定了此行一定要去探访它们的起点,同时也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厄加勒斯角。


厄加勒斯角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被国际海道测量组织定义为印度洋和大西洋的分界点。每年5月到7月间,总数可以数十亿计的南非沙丁鱼就从厄加勒斯浅滩出发,沿着南非东岸向北迁徙,目的地是德班附近的北部海域,路线长度超过1000公里。


迁徙的沙丁鱼群通常有7公里长、1.5公里宽、30米深。在海底沙地上阴影的衬托下,鱼群从空中清晰可见,像一条条巨大的黑色带子一样伸展开来。


随之而来的捕猎场面,海豚、鲨鱼、布氏鲸等围捕沙丁鱼群的壮观景象,海豚从30米深度把鱼群诱赶上海面,利用水泡织成密网将沙丁鱼群紧紧地包围,鲨鱼、鲸和天上飞翔的塘鹅、鲣鸟联手上演了全球最为壮观的自然奇观。


拍摄器材:

机身:Nikon D4s\Nikon D4

镜头:14-24mm F2.8、16mm fisheye 、70-200mm F2.8、50mm F1.4

手机:努比亚Z9 (游记中16:9的宽副照片,都是用手机拍的)

防水壳:Nauticam for D4S

运动摄像机:GOPRO 黑狗4


行程:

重庆飞香港转南非航空的航班,横跨整个印度洋,在约翰内斯堡落地自驾至德班(自驾路线如下图)



PS:德班由于海拔比约翰内斯堡低所以比较热;另外如果是冬季去南非,那里天是暗得很早的。





文章内容来自公众号jeep life,图片由海盗王基德提供(微博id:摄影师海盗王基德)

文章來源:微信公众号:寻路记(xunluji2015)
关注收藏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关于我们会员奖赏加入我们联系我们法律免责条款社区条款
本公司法律顾问:广东汇俊律师事务所 陈敏毅律师
© 2010-2020 赏点网 - www.planpoint.cn 版权所有 | 粤ICP备090352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