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达人指路促销信息常客工具

我的主页提醒 设置我的收藏退出

ANGKOR FEELING: 吴哥的前沿
作者:Mini小小妖    发表于:2013-06-12    阅览数:145    喜欢:17

    游览的步伐,往往我们会设计最简便的路线,用最短的距离,来看最多的东西。第三天的上午,本来柯导是想直接把我们带到Banteay Srei的,但是由于我和大K去了皇家浴池看日出,因此出于方便原则,路线就变为:班黛咯蒂寺Banteay Kdei——豆蔻寺Prasat Kravan——Banteay Srei——班提色玛寺Banteay Samre temple——罗洛士群Rolous group。但是这一部分,我不想沿着游览的次序写,而是要从历史的顺序引出这几个建筑。

    去一个新的地方,尤其是这种巨型的人文建筑群,了解他们的历史,对于我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功课。暹粒、吴哥、高棉、真腊,充斥在此的这些词,似乎都能代表这里,可是意思又不完全一样。在此便先给大家扫扫盲,让各位看官以后看书时,不至于太困惑。

    暹粒Siem Reap是目前柬埔寨的一个最接近吴哥游区的行政区域“市”。暹Siem是古代泰国的名称,Siem Reap曾经是泰国的一个省。

    吴哥Angkor,这个词来源于梵语“都市”的意思,所以吴哥是这个都城的名称,如我们的首都叫北京一样。

    高棉Khmen,是一个民族的称号,如我们所说的汉族、蒙古族等

    扶南Phome,是一个国号,如我们所说的汉朝、唐朝等。Phome在当地语言是山的意思,代表这是一个崇拜山的国家,信奉印度教。该王朝存在于3-6世纪,之后被真腊王朝所灭。真腊王朝开始的时间大概是我们的隋朝,继承了扶南的印度教传统,后在阇耶跋摩七世的年代改信佛教。

    真腊王朝原来在海边建都,后来发现难以解决水患,阇耶跋摩二世便迁都到罗洛士。这时候大概是公元800年,从此真腊王朝开始在开疆拓土,文治武功上逐渐走向大成。罗洛士遗址,现存了三座建筑,分别是神牛寺Preah ko,巴公寺Bakong及罗莱寺Lolei。

    神牛寺和巴公寺都是因陀罗跋摩一世建造的,建造时间分别是880年及881年。神牛寺是一个平面的建筑,有六座塔,里面供奉的不是神,而是祖先,包括因陀罗一世的父母、外祖父母及阇耶跋摩二世及其皇后。这是反映了古柬埔寨祖先崇拜的一座庙宇。

    巴公寺曾是城市中心的大型庙宇,在五层平台组成的基座上,建有神殿。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攀爬到神殿前,两只雄赳赳的狮子,作昂首长吼状,仿佛是向远方的邻国宣示:我很快要来到!。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在平台向下看,方正的布局,长长的引道,都是吴哥建筑里必不可少的元素。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新建的佛寺与古老的印度教寺庙在一起,新旧、高矮、相互映衬,不但不觉得突兀,反而挺艺术的。如果水再静一些,这幅图便完美了。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罗莱寺建在高棉历史第一个人工池上,这个人工池是因陀罗跋摩一世为了解决水患而建造的。他的继任耶输跋摩一世为了纪念亲人,便在此池上建造了该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亲自去到这里,但是作为罗洛士群的一个重要建筑,不得不提。

    这三个建筑所用的材料都是砖。为了在砖上实现雕刻,在砖的表层覆盖了一种灰浆,这种材质可以雕刻一些很细致的东西,但是保存时间却不长。很多地方,我们看到留下来的都是门框石雕的部分,而砖雕的部分已经消失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推动了吴哥建筑材料从砖改为石头,但其雕刻的细致却没有发生改变。

    907年,耶输跋摩一世感觉到水池并未能解决都城水患的威胁,于是决定迁都至巴肯山Phnom Bakeng。921年,豆蔻寺Prasat Kravan建立,这是红砖建筑最后一次美丽的呈现。此后,一个文明开始跨越另一个状态,从他的建筑宣布,他需要更强地与时间抗衡,让世人记住。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此寺供奉毗湿奴大神,砖塔里面有毗湿奴及其夫人吉祥天女的砖雕,这在吴哥的建筑里是独一无二的。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前文也提过,吴哥的建筑分别由不同国家进行认养修复,由法国认养修复的豆蔻寺有一种优雅的感觉。浪漫的法国人会想办法恢复原始的工艺,即使无法用回原来的材料,也会仿造。像这些层层叠叠的砖,不一定都是原来留下的,但是他们会新旧砖间隔着用,让整个建筑看起来浑然一体。ANGKOR <wbr>FEELING: <wbr>吴哥的前沿

    不同国家认养这些建筑的修复工程有其各自的理念,像印度讲究的是共生,中国讲究的是稳固,因此印度修复的塔布伦寺,会尽量维持树与庙的关系,中国修复的托玛侬寺则是把其原来的地基重新加固加高。文物建筑修复,到底什么理念才是正确,是最大限度地增加强有力的抗衡手段,还是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现状的改变情况下延迟毁灭?这仍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课题。就我个人而言,比较倾向于后者,因为我认为生命的存续和状态都应该与周边共存,如果硬是破坏现在的状态剥夺其他生命体来成就未来,那是一种掠夺与强制。人类也许不应该过多地干扰自然的调节,而应该努力去学习如何与自然共存。

   

文章來源:新浪博客:Mini小小妖(Minismallworld)
关注收藏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关于我们会员奖赏加入我们联系我们法律免责条款社区条款
本公司法律顾问:广东汇俊律师事务所 陈敏毅律师
© 2010-2020 赏点网 - www.planpoint.cn 版权所有 | 粤ICP备09035226号